栏目导航

当前的位置: 主页 > 168报码现场 >

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挖到的最值钱宝贝搜码网8
发布时间:2019-11-02

  编者按:本书是考古学界领军人物、“最受欢迎的考古学图书奖”得主倾力之作,也是了解考古学、人类的历史与文明的经典入门书。带你踏上考古环球旅行,在密林中寻找巨大的玛雅遗址,穿过秘密隧道走向失落的神庙……真实的考古故事,比探险电影更精彩。本书作者埃里克·H.克莱,乔治·华盛顿大学国会考古研究所主任,曾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古典学、近东语言与文化系教授。连续3次获得圣经考古学会的“最受欢迎的考古学图书奖”等国家级奖项。他拥有近四十年考古挖掘经验,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拿破仑带去埃及的150人探险队是欧洲征服世界以后,对全世界古老文明不断挖掘的一个缩影。其实早在1709年,在意大利的赫库兰尼姆,欧洲人就开始了世界上第一次考古发掘工作,让一座宏伟的古罗马剧院破土而出。几十年后,人们更进一步地挖掘附近的庞贝古城,也就是历史上因火山爆发而在一天中被淹没的古罗马名城。

  从18世纪到19世纪,考古这个学科不断成长,逐渐变得科学正规,并伴随启蒙运动一起席卷欧洲。由于当时欧洲征服世界的大背景,人们对考古和古迹的迷恋像洪水般突如其来,国家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不断,政府支持的“奉旨盗墓”和富人资助的私人探险队,蜂拥进入埃及、印度、南美甚至是中国。

  在欧洲无数探险家、考古学者、盗墓人中有一对搭档的传奇最为引人注目。他们是多才多艺脾气暴躁的失业青年霍华德·卡特,及其赞助人——飙车超速肺部受伤的病弱英国贵族卡那封。这对看似不靠谱的搭档历时五年,发掘出埃及史上最著名的“少年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让他的纯金棺材在3500年后重见天日。

  “1922 年11 月26 日,霍华德·卡特第一次窥见了图坦卡蒙国王陵墓的内部。他眯起眼睛,凑在他打开的小洞上,借着手中蜡烛的微光往里面看。他看到墓室里从地面到房顶塞满了各种物品,其中到处都能看到金子的闪光。赞助人卡那封伯爵迫不及待地拽着卡特的衣服,连珠炮似的问道:“你看见什么了?你看见什么了?”卡特回答说:“我看见了奇妙的东西。”

  卡特初次踏足埃及时才17 岁。1907 年,他已成为有名的埃及学家,本来是挖掘遗迹现场的总监,但他脾气暴躁,搜码网88659网天下码!和一群法国游客起了争执,又拒绝道歉,愤而裸辞。之后被迫当一个街头画家,为来埃及的游客画水彩画糊口。

  不过这种落魄生活没过多久,他很快便找到了和他志同道合的投资人——卡那封伯爵。和当时很多有钱又很闲的英国贵族一样,卡那封到埃及度假,闲来无聊,所以顺便找点事做。卡那封因为1901年时他在德国飙车(时速30千米,在当时约等于上高速),老司机翻了车肺部被刺穿,医生担心他受不了英国冬天阴冷的气候,所以让他每年得有半年待在埃及修养。

  这个不靠谱组合一见如故,特别是卡特对卡那封言听计从,卡那封也摇身一变成了个业余的埃及学家。两人合作了10年后,到了1917年,决定去帝王谷寻找“少年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

  帝王谷(Valley of the Kings),坐落于离古代埃及都城底比斯遗址不远处的一片荒无人烟的石灰岩峡谷中。在那断崖底下,就是古代埃及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70年~前1090年)安葬法老的地点。这里曾经是一处雄伟的墓葬群,一共有60多座帝王陵墓,埋葬着埃及第18王朝到第20王朝间的64位法老。

  古埃及的金字塔原是法老们企求死后的“永生”之所,但金字塔内豪奢的陪葬品很快沦为盗墓贼的天堂,不但宝物被劫掠,许多法老的木乃伊也遭到损毁。19世纪,一些欧洲探险家们前仆后继地来到埃及发现,几乎所有的陵墓都被盗过,帝王谷变得千疮百孔。

  1922年11月,在帝王谷的挖掘进行了整整六个季度以后,卡那封的资助(可能还包括他对埃及的兴趣)都几乎枯竭,眼见就要再次吃土的卡特恳求卡那封,最后再让他挖掘一次,哪怕让他自掏腰包也行。卡那封心一软,让卡特重返帝王谷,卡特忽而灵光乍现,想到以前每次开挖时都在同一个地方安营扎寨,现在应该换个地方搭棚子,把原本的营地挖一挖了。

  原本只是孤注一掷,却没想到陵墓的入口竟真的一直在他脚下!三天以后,卡特的挖掘队发现了通往墓穴的一段阶梯。封闭墓道的灰泥上是王室的印章,证明墓主是位大人物。因为当时卡那封还在英国,卡特不敢轻举妄动,他叫停了所有的工作并发了一封电报:

  但接下来等待的日子恐怕漫长又难熬,卡特没有告诉卡那封的是,他担心那已经是一座空墓,墓穴入口处重新敷过灰泥,上面印着大墓地的封印,让他觉得这个墓地至少遭过一次古埃及盗墓贼的洗劫了。

  卡那封终于在半个月后到来,两人在1922年11月26日开始发掘工作,而且卡特还非常有宣传意识地邀请了欧洲各路媒体,新闻记者将陵墓周边围得水泄不通,这在当时的照片上就能看出来。

  25日,他们终于打开了沉重的石门,发现面前是一条填满了泥土、石块、灰泥以及碎砖烂瓦的近10 米长的墓道。第二天,工人们开始清除堵住墓道的渣土。渣土好像怎么也清不完,在陵墓入口外堆成一座越来越大的小山。下午两点,他们挖到了第二条封闭的墓道,它通往现称为墓室“前厅”的房间。

  最终他们看见了那些“奇妙的东西”,不仅仅是黄金,整个墓室简直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宝库。卡特在日记中写道:

  “黑暗中浮现出两个奇怪的国王雕像,通体乌黑,脚穿金质凉鞋,手持权杖和狼牙棒;几把奇形怪状的镀金躺椅,上面雕刻着狮头、哈索尔的头(哈索尔是埃及神话中的爱神)和地狱中野兽的形状;……雪花石膏花瓶,有些刻着精巧的莲花和莎草图案;奇怪的黑色神龛,里面盘着镀金的蟒蛇;……精雕细刻的椅子;一个嵌金宝座;……各种形状的凳子,有普通材料做的,也有罕见材料做的;最后是东倒西歪、支离破碎的几架战车,上面的金子闪闪发光,那堆战车下还压着一个人形雕像。”

  墓室中的文物如此之多,在探索法老陵墓的核心——图坦卡蒙的墓室之前,竟然花了3个月去登记分类与搬运。到1923年2月,卡特终于有机会打开封闭的主墓道了。

  那是埃及考古史上最不寻常的一天,在场所有人见证了围绕在图坦卡蒙棺椁周围的巨大镀金神龛和墓室中堆放的无数宝藏。木乃伊安放在一个套一个的3层棺材之中。外面的两层为木制,上贴金箔,最里层的棺材乃纯金制成,重量约113 千克。图坦卡蒙的尸身仍然躺在棺材之中,脸上戴着黄金的遗容面具,面具上镶嵌的青金石和蓝色玻璃仍未脱落,面具以下的躯体和双腿覆盖着厚厚的一层柏油(沥青)。

  图坦卡蒙这位8岁就登基的“少年法老”从此再考古学界名声大噪,也成为整个青铜时代晚期(大约公元前15—12世纪,当时中国大约处于商朝时期)最知名的国王。他在登基后十年就离奇猝死,虽说他生前没有留下什么对人类历史进程的重大影响,但他的身后事却对考古学意义重大。

  比如说,考古学家普遍认为,他的陵墓过分豪华庞大,似乎与一个短命的国王身份不匹配,因此猜测当时的人们还来不及为他建造专属的金字塔,就让他占用了作为其他用途的金字塔当陵墓。

  据史料记载,在图坦卡蒙去世以后,留下了他的遗孀,同时也是他的姐姐安赫塞纳蒙。安赫塞纳蒙因为丈夫早亡而没留下子嗣,自己摄政当了女王,但又担心自己无依无靠,便写信给赫梯国王(位于小亚细亚半岛,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地区),要求他送一个儿子给自己当丈夫,并承诺与他的儿子共同统治埃及。

  赫梯国王半信半疑地派出自己的四子,没想到王子却在途中被暗杀。赫梯国王怒火冲天,引发了两国间的大战。这些外交文书经由使者的手来回传递,跨越大半个地中海,最后被用泥板记录下来保存在王室的档案馆里,直到3000多年后得到挖掘。由一个少年国王的猝死开始,引发了一系列跨大陆的外交、联姻和战争事件,一套完整的故事都因为考古学而重见天日。

  当然图坦卡蒙的死亡也是考古学家感兴趣的重点,他们主要对图坦卡蒙的骨架进行研究,包括细致的CT扫描和DNA鉴定。之前有人认为他死于谋杀,比如后脑遭到钝器的打击。但CT扫描的结果认为,他一条腿骨折后感染,也许他是从战车上摔了下来。

  而在更近的DNA检测中,认为图坦卡蒙还有多种先天疾病,比如畸形、龅牙、和各种遗传病,这是因为图坦卡蒙的父亲阿肯那顿和母亲娜芙提提是一对亲兄妹,按照埃及传统,法老家族一直是近亲结婚,由亲兄妹或亲姐弟共同继承王位。因此图坦卡蒙的断腿可能是先天畸形,那么他真正的死因可能来自被蚊子叮咬后感染的疟疾。

  比较巧合的是,在法老陵墓被打开后第8年,发掘的赞助人卡那封伯爵就死于败血症,原因是他在剃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刮破了蚊子咬的一个包,不幸感染。于是媒体大肆渲染,说陵墓中有法老的诅咒,从那以后只要探险队中有人去世,媒体就把它算到图坦卡蒙头上。不过卡特在发现陵墓后又活了17年,证明这个谣言毫无根据。

  从吃土青年到发现法老的黄金国度,卡特和卡那封花了整整十八年时间,又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考古毕竟与盗墓不同,其中虽有追求财富和名誉的动机,但更需要探寻人类文明的热情。

  多亏了卡特和卡那封的探索,我们才能如此详细了解法老和他生活的时代。在发现图坦卡蒙的木乃伊当天的日记中,卡特没有记述图坦卡蒙棺椁的豪华、陪葬品的丰富,他骄傲地宣称:

  “今天是考古史上一个伟大的日子,也是考古发现史上的伟大日子,做了这么多年的挖掘、保存和记录工作,我一直渴望看到原来的猜测成为事实,所以今天对我来说更是个特别的日子。”

  从前些年的好莱坞系列电影、大制作高票房的《夺宝奇兵》、《古墓丽影》,到近期引爆我国大小荧幕的《盗墓笔记》、《鬼吹灯》,考古从来都是不分国界、不分年龄抓人眼球的大IP。

  也难怪,未知的领域持续挑逗着好奇心,古老而美丽的令人战栗不已。如果这些基于考古、探秘IP的影视大制作令你意犹未尽;如果你相信未知的真实要比已知的想象更精彩,那么你的好奇心完全可以在《考古的故事》和《文明的崩塌》这两本书中得到满足。

  两本书作者埃里克•H.克莱因从7岁起立志成为考古学家,现在他已经挖了40余年,足迹遍布全球,他可能是如今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考古学家。

  是时候扛着鹤嘴锄和克莱因博士来一场大冒险了,穿越丛林和沙漠,我们将看到埃及法老的黄金面具、希腊帕提侬神庙里的大理石雕像、墨西哥丛林中的祭献品……这些文物将告诉我们,我们的祖先创造过怎样的文明、经历过怎样的激战,其中的一些文明为何走向毁灭,以及那些神秘的传说究竟是真是假。

  通过文字入局,彻底放飞你的想象力。这将比任何仅能够呈现在眼前的、炫酷的电脑特技都吸引人。

  在21世纪,考古学已被视为人类最为伟大的学科之一,它解读出一只酒罐、一本古卷或一块石碑背后更多的知识信息,讲述我们人类的历史——从原始时代到各个文明的崛起及崩溃。

  我们的祖先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有过怎样的战斗、创造过怎样的文明?那些一度辉煌又湮灭的文明,经历过怎样的跌宕历史?那些真实、宝贵的故事,将持续给我们对现在和未来的启发。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